您的位置:首页  »  暴力虐待  »  轮姦系少女-被奴役填满的内心
轮姦系少女-被奴役填满的内心
  「妹妹很骚喔,屁股翘的呢。」少女在包厢中被八个男生调侃抚摸着,身上的灰色假髮和帽子早就跟着黑色的长版棉衣与深蓝色短裤被扔在了一旁,黑色的胸罩姑且还保护着自己即将被侵犯的酥胸,但同样黑色的高腰内裤却早已成为了她头上的髮箍
      被灌下不少酒的她早就没什幺意识,只能简单的回应他们的命令,做出他们希望她做的色气动作,被酒精麻醉了思考而没有抵抗的意思。

      半个小时前,穿着无下着风格套装的她稀鬆平常的在前往电动游乐场的路上走着,刚失恋并且饱受打击的她像是疯了一般穿着她平常根本不爱穿的时尚衣服,诱导着周围男性的视线。
      胸部在长版上衣的掩盖下只露出了微量的波浪,但熟悉的男性都知道在这样的长版衣下还能够在那之上掀起波浪的少女肯定有着不小的胸部。而她的大腿,虽然在右腿上有着胎记,但明显不妨碍她大腿到小腿间曲线的合致,也不妨碍这样的穿着风格下,男性对她是否穿着裤子的色情思考。
      享受着这样异常淫靡的视线,她到了游乐场中,挑了一台没人玩的机台,投下硬币就玩了起来。并且没过多久就被几个男生搭讪。起初她并没有很想理睬他们,但却因为其中一人对他们之间对话的观察,发现了她内心的那块痛点,并用话术慢慢将她的思绪引导到悲伤的地带,再开始安抚她的情绪。
      陷入情伤的她很快就被收服了,并被带到了隔壁的KTV,说是要借酒消愁。少女一进包厢就被怂恿着喝酒,儘管男生们也有陪酒,但男生基本上就是轮流陪着她喝,等到男生各喝下一杯,女孩早已经被八杯酒弄得七荤八素,何况这样的陪酒整整来了三轮。
      「啊啊…哥哥想要干嘛…」少女用软烂的语调说着,没有力气抵抗的她被身旁的男生压到了沙发上,还含着调酒的嘴唇盖上了她那口红早已因为喝酒而褪色的双唇,在舌头的入侵下,原本在男人嘴巴里的调酒也被灌进了她的嘴巴裏:「啊啊…不可…呃呃…」
      在确定她已经无法抵抗之后,压在她身上的男生温柔的搂住了她,用身体紧紧拥抱她,让她感受着被拥抱的安全感:「哥哥要让妳舒服,可以吗?」
        被酒精与突如其来的安全感沖昏头的她,没多少犹豫地点了点头:「那哥哥要我做什幺。」
      「先把衣服脱掉,然后一边跟哥哥介绍一下自己吧。」男生放开了她,并扶了她站起,一旁的男生早就开始拿起手机拍着她即将被攻陷的淫蕩模样。
      「我叫曹铃,曹操的曹,风铃的铃。」一边说着,一边拖动快要失去力气的手把假髮脱了下来,丢在沙发上:「今年19岁,观光管理系的大二。」
      「生日5月20号,金牛座,是个喜欢玩机台的人。」接着她在身后男生的帮助下脱掉了长版上衣,露出了不小的双峰与色气十足、正在冒汗而反光的肌肤与黑色棉质胸罩:「还有什幺吗?」
      「喜欢怎样做爱?」男生直白的问着,而曹铃也没有迴避问题。
      「没有做过,还是个处女。」说着,并脱下了她的蓝色短裤,露出了饱满的屁股和完整的身体曲线,黑色的高腰内裤彷彿在隐喻着她的闷骚:「但很喜欢看口交的影片,也喜欢那种女孩子支配男生的剧情。」
      「不不不,哥哥会让妳知道,被男生支配的女孩子才是最快乐的。」在她身后的男生狠狠的拍了她白皙粉嫩的屁股:「来,脱掉内裤,替自己绑个头髮,哥哥来让妳的嘴巴舒服。」

      她乖乖的脱下内裤,柔嫩的屁股完整的暴露了出来,儘管她的屁股并不大,但拍打起来的舒适度依然是有的。最后,用那件内裤替自己帮了马尾。
      「好啦,曹铃,跪过来哥哥的大鸡鸡前面。」男生早已脱下裤子,露出了蓄势待发的大肉棒,并抬了起来等待她的嘴巴到来:「然后如果舒服的话,就要大声叫出了喔。」
      「我知道…咕嗯!」曹铃才刚跪到男生的肉棒前,话都还没说完,男生便拽着她的头髮把肉棒硬是压进了她的嘴巴里面抽插。被硬是拽着的感觉并不怎幺好,让她本能性的想要抵抗,但她的下半身却被身后袭来的男生,双手抱住屁股抬了起来,身高极高的男生将她的屁股抬到了自己的肉棒前,也让她的双脚腾空无法逃脱。
      「被支配的奴隶,可没有逃跑的权利。」她因为自己的逃跑意图而被狠狠的打了一下屁股,也让她吃痛的叫了出来,并拿出了皮带抽了一下地板:「这是给妳的警告,下一次就不只这样了。」
      曹铃安分了下来,两人见状便开始玩弄她成熟的身体。
      「对对,多用点舌头舔我的鸡巴。」屁股上热辣的巴掌还在炽热着,听见了眼前男生的指导不敢不从,温暖湿润的嘴巴裏,舌头缠附上男生骚臭的肉棒,用柔嫩的舌头挑逗、爱抚、服侍着:「往上看我。」
      她听话地抬头,却被迎面而来的相机镜头捕捉到了她趴在男生双腿间,露出无辜的眼神抬头看着镜头,一边张开嘴巴淫蕩的吞吐肉棒的脸蛋。
      「对对对,就是这样,一边抬头看着我一边做自己的本分。」男生对于曹铃这样仰视的眼神感到满意,抚摸着她滑嫩如豆腐般的脸颊:「这只是让妳知道一件事,男人,是妳们这群母猪只能抬头看的种族。」
      说完,曹铃肥嫩的大腿被身后的男人一把抓起,放到了他的腰旁,让两人的大腿贴合在一起:「维持这个姿势,我要我的大腿能够感觉到妳的大腿放在上面摩擦,否则妳就準备被老子惩罚。」
      严厉地说完,突然一下用力地猛烈插入,男人与母猪的屁股相撞发出悦耳的声响,也让她一瞬间失了神,双眼微微的反白差点失去意识,而一直拍着她脸蛋的男生自然没有错过这种被操到失神的表情。
      接着,曹铃努力地避免着惩罚,儘管双腿早已疲惫,还是尽力贴在他的大腿上让他能够随时抓、捏、抚摸。如此耗尽力量的姿势让她无法做出其他的反应,失神的表情也就一直持续着,变成了一只依照本能让前后两位男人强暴的阿嘿颜玩偶。
      「很会忍耐嘛。」大力抽插她蜜穴的男人称讚着她的身体,毕竟他所强暴过的女孩子里,曹铃是一只少见的穴紧,下半身又好摸好抱,脸蛋也不错的一只。而他与另一个男生前后抽插着她,却不见曹铃即将高潮的反应,让他起了挑战心态,想要逼迫她哀求,哀求着他赐予自己高潮:「那就来开发这边吧,进去!」
      「唔嗯嗯嗯!」曹铃的屁眼被插进一根巨大尺寸的震动肉棒,终于被找到敏感点的她开始按捺不住淫叫声与喘息,双穴同插所感觉到的被入侵感已经超过了她的容忍度,那股不应该出现且被压制住的快感正在突破原本的理性快速累积,并且越是累积越是模糊了理性,让性慾渐渐掌控了她的身体。
      「很有感觉吧,看妳这可悲模样。」身后的男人嗤笑着她,一只手抓住她的身体,另一只手则开始抽插那根插在屁眼里面的震动肉棒:「长这幺漂亮、身体保养这幺好、脸蛋这幺可爱,但却只是个喜欢被玩弄屁眼的低贱母猪,笑死我了。」
      「咕!咕呜呜呜…」一面淫叫着,嘴巴忽然间充满了白浊色调的黏稠液体,并且被压着头硬生生喝了乾净。
      抽插她嘴巴的肉棒抽了出来,口水与精液混合在上头,让她终于能够放肆的淫叫。
      「贱女人,被插屁眼就变成这副模样,真够低贱。」沾着口水与精液的肉棒甩着她脸颊巴掌羞辱她,也在她的脸蛋上留下了更多淫秽的产物:「被插骚穴都没这幺淫蕩,我看妳就是个欠插屁眼的蕩妇而已。」
     「啊啊啊…我是…嗯啊啊!」曹铃被屁股上两根异物弄得七荤八素,根本不能好好说话,只能在淫叫中夹杂单字。       「告诉我。」忽然,一切都停了下来,整个包厢只留下了三人的喘息声:「想不想要高潮?」
      身后的男人用手指在屁眼旁诱惑的戳着,诱导她一步步堕落。
      戛然而止的快感让方才还处于快感顶端的她无比渴求,渴求着快感再次佔领她的身体,再次把她的身体变成一具淫蕩的性玩具。已经有点酒醒的她明白这样代表着什幺,但是屁股上两个还被肉棒插在里面的骚穴已经无法忍耐下去,渴求着什幺的痒感遍布全身被,对于性的渴望抹除了她的自尊与对自由的嚮往。
      「想要…」一只麦克风放到了她的嘴巴前,那根羞辱她的肉棒则贴在她脸颊上:「我想要被大鸡鸡弄得一塌糊涂!弄到高潮!就算是被插屁眼也可以!」
      她的羞耻心已经完全死去,对着麦克风大喊的她,所说的话与因为肉棒快速抽插而震动的淫叫声,都已经被旁边的所有人录下来。
      而抽插也继续开始了。
      「喔嗯嗯!大鸡鸡在…啊啊啊!母猪的屁股里面…嗯啊啊啊!」曹铃被再一次冲上顶峰的快感彻底摧毁,语无伦次的说着下流的话,屁股颤抖了几下,潮吹的大量淫水氾滥成灾,从蜜穴喷涌出来。
      「这不就高潮了吗,喜欢被肏屁眼的骚婊子曹铃!」身后的男生兴奋的抽打着她因为高潮而颤抖的屁股,快感已经让她的理智灭顶,死在被酒精麻痺的脑袋中:「还是潮吹体质,果然是天生就该被干啊婊子女!」
      他一面抽打着曹铃的两面屁股,忽然的一次,将肉棒硬是塞到了底,肉棒在屁股中颤动,精液迅速从肉棒中射出,瞬间灌满了她的子宫。
      肉棒被抽了出来,曹铃第一次体验轮姦的身体因为不堪负荷而软瘫下来,鸭坐在地上,精液与淫水从白皙肥嫩的双腿间流出成水洼。
      「想休息啊,欠肏铃。」她的头仍然在那男生的双腿间,他再次用肉棒甩打着她的脸颊,将她从疲惫的弥留带了回来。而其他还没使用到她的六位男生早已脱光衣服靠了过来,坚挺的肉棒靠到了少女的身旁蓄势待发:「被支配的奴隶,可没有选择休息的权利喔。」

#

      再次有意识已经是早上六点了。
      一整个晚上她都被当作是包厢里的侍女一样对待,除了第一轮不间断的被肏了一圈之后,之后的她都是被捆着双手双脚扔在一旁,直到有人需要才会把虚弱疲惫地睡着的她用冷水泼醒,强迫她服务。
  儘管后来已经酒醒了,但她被拘束在包厢内的她虽然有过一阵反抗,但仍然在影片的威胁与皮鞭地抽打下再次安分下来,回到了她的工作上。一次一次地,也就慢慢地习惯了那份痛楚与被奴役的感觉。
      而六点她再次被叫醒,赤裸的身体上早已沾满尿液与精液,发出浓浓的骚臭味。她被迫穿上男人们给了她的并不合身的一套宽鬆上衣,尝试着躲避众人对自己的视线,避免被发现自己连裤子都没有穿。

      两天后。
      穿着黑色长袍的曹铃在小巷子中找到了一间公寓,她按了门铃上了楼,八位男性早已拉起窗帘等着她。
      那天晚上之后,她被轮姦的模样被拍了下来,自己淫蕩的模样成为了把柄,被当作了强迫她乖乖当奴隶的道具。
      但即使没有把柄也没有关係。
      少女关上了门,整个房间只剩下些许的暖系灯光映照着众人大概的模样。
      曹铃直接脱下了长袍,露出了甚幺都没穿的赤裸身体,一根自慰棒插在了她的屁眼里不断的震动。
      她在八个男生的面前跪了下来,向他们磕头。
      「请主人们,再次让欠肏铃知道,被男生支配的快感吧。」她翘高她的蜜桃臀,自慰棒刚好在男生的视线上像是桃子的茎一样插在屁股上:「母猪已经,离不开主人们的支配了。」

      那天早上回去之后,不管做什幺事情总是会想到那天晚上的快感之旅,让她不管什幺时候都在想着被抽插的样子,甚至还去买了人生第一根自慰棒。
      但那远远不够,即使她用自慰棒插了屁眼,用买来的第二根双穴插入,甚至再加上跳蛋黏在乳头上,高潮了那幺多次也没用,依然没办法解除她心里地不快感。

      她知道,她爱上的不是被抽插的感觉,而是

      「母猪最喜欢被主人们羞耻的支配了。」

      被男人玩弄在手掌心的感觉啊。

      「被主人支配最快乐了!」

  灯光,摇曳着照映众人,扭曲的光芒让男生们的笑容更加诡异,而跪趴在地上的曹铃却已经什幺都管不着了。
  她想要得到她想要的,不论自己的姿态要多低都可以。

  「当然可以,曹铃。」男人举起酒杯,一旁的白色粉末被随意地撒入了酒杯之中:「毕竟,妳已经逃不掉了。」
  和那晚相同,深红色的调酒再次放到了曹铃的面前。

  「喝,然后再让我来告诉妳被支配的快感吧。」